《漂泊日记》之《纽约旧事》(2)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01日
       知子的手很小, 有点冰凉, 像个中国姑娘。但他脸上的笑容却明亮了许多。曼哈顿有很多中国女孩。
       但很少对陌生人微笑。而美国女孩, 只要你关注她, 她就会回你一个甜美的笑容。日本和韩国的女孩比中国人更西化, 所以她们有时会对你微笑。所以当你在校园里看到亚洲女孩时, 除了那些皮肤稍黑、眼窝稍凹陷的东南亚人, 能给你微笑的肯定是韩国人或者日本人(当然也有可能是ABC, 但是ABC的服装)完全是美国的, 很容易分辨)。至于中国妹子,

容易看你的肯定是香港人, 有点害羞的肯定是台湾人, 转头狂妄的肯定是大陆人。智子要求坐下, 泡了一杯香片, 然后先互相介绍。聊了几句, 才知道她是在日本外国语大学学中文的。毕业后, 她去北京读了两年中文系硕士学位。她在一家日本公司的北京办事处工作了两年, 积累了一点学费, 去纽约读商学院。我不能抱怨我的普通话达到这样的标准。我在北京有个“实习”。说了几句话, 我们就领她看了看房子:靠门的是卧室,

浴室、储藏室和厨房在中间, 客厅(LIVINGROOM)在马路对面。另一边。
       美国的房子一般都有大客厅和小卧室。因为人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客厅, 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进入卧室。但是纽约的房租太高, 很多人为了降低住房成本把客厅出租。
       我告诉知子, 一共800美元的房租是一人一半, 一人一人, 客厅或卧室, 你选。客厅虽然很大, 但是临街, 很吵。卧室不大, 但很安静, 里面还有一个CLOSET, 可以挂衣服什么的。她说她不怕噪音, 愿意住在客厅。客厅的门是我自己临时安装的, 没有锁。我开玩笑说晚上“不安全”。
       她还半开玩笑地回答, 有你在外面“扶着门”, 你怕什么?我告诉她珍妮周末会来看房子, 如果她想来, 她会尽力而为。但珍妮只活了一个夏天。新学年开始了。智子说, 没关系。如果珍妮想住, 我会在九月初搬进来, 如果她不想来, 我明天就搬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