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和浩特教师回应rap视频走红:以青春的心态和学生平等交流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6日
       “初中之前, 我很单纯, 不知道头发长度的对错, 但在初中的第一天, 我就犯了错误。” “什么错误?” “头发太长了, 必须马上剃掉。”……12月15日, 2004年9月24日拍摄, 时长仅47秒的视频一经发布就“火爆”。视频中, 一名身穿蓝色西装的少年以RAP的形式抱怨学校要求剃光头。看到这段视频, 网友们纷纷调侃“越看越好看”“看的真过瘾”。 2004年, 在呼和浩特一中建校100周年庆典晚会上, 牛杰和同学们进行了相声表演。视频来自呼和浩特一中, 手机屏幕的另一端, 蓝色西装的成年男孩和呼和浩特一中的中文老师牛杰有点“受宠若惊”, 层出不穷的新消息提示小红点, 一路飙升的粉丝数已经明确告诉他,

他很红。次日, 牛杰特地发布了一段说唱视频, 回应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, “跑了半辈子, 只为分享我所知道的”。牛杰与学生。照片/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“连我远在白俄罗斯的研究生都给我发信息说他们看到了我的视频, 甚至看到了一个使用我信息的假账户。” 12月17日, 我回忆起这位牛姐对场上突如其来的“火爆”还抱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。牛杰, 1987年出生, 呼和浩特人, 毕业于呼和浩特一中。研究生, 2011 年开始在这里任教。这段视频是牛杰在高二时在学校100 周年庆典期间创作和表演的小组谈话的一部分。在牛杰的短视频平台个人账号中, 他介绍了自己是第一位国家公费师范生,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硕士, 热爱阅读和分享的语文老师。走红后, 他又加了一个介绍:一个被老师身份耽误的Rapper。 “2023年我们学校将迎来建校120周年, 我刚刚在整理100周年和110周年校庆的材料, 看到这段, 觉得很有意思。
       ”负责学校新媒体运营的牛杰把这段视频先发在了自己的账号上, “没想到这个视频能被这么多人点赞。” 12月10日, 牛杰也在朋友圈发了自己的粉丝号8888, 十分吉祥。万本人也太高兴了, 悄悄立下flag:粉丝超过10000就直播。那个时候, 他也不会想到, 短短几天,

他的粉丝数量就增加了20多倍。 12月17日下午6点, 牛姐的粉丝已经涨到了27.2万。
       短视频平台呼和浩特一中官方账号也第一时间发布了这段视频, 也吸引了无数粉丝。事实上, 这并不是呼和浩特一中第一次走上前线。 2019年6月, 在呼和浩特一中2019年毕业典礼上, 时任校长唐俊文在演讲中, 由于微博金句频频出现, “一会做题很爽, 一直做题总是很有趣”、“母校爱你, 不止三句”千倍”。今年1月, 呼和浩特一中副校长的新年致辞再次走红。她给同学们留言:希望大家少喝“秋天的第一杯奶茶”, 多喝运动“奥利给”, 不只是做“工人”, 还要有“学习之魂” ”。学校“热搜体质”的背后, 是负责学校新媒体运营的牛杰的“手笔”。从一个抱怨校规的学生到成为一名学校老师, 牛杰觉得自己是“半生离家出走归来, 还是个少年”, 与年轻学生平等交流年轻的心态。”在牛杰看来, 自己和学生的关系从来就不是“猫捉老鼠”的关系。他不想追学生做什么, 而是把学生当成大人看待。牛杰一直对自己的意外“走红”保持清醒。在他看来, 教书育人是天职。他告诉同学们不要急于看网络视频, 不要有那种一夜爆红的急功近利的心态。 “有空的时候多花点时间看书比较好。”呼和浩特一中中文教师牛杰近照。图片/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说唱视频的故事来源于亲身经历 新京报:为什么要发布这个说唱视频?牛杰:这其实是我们为建校120周年一步步发布的视频。除了教学任务, 我还是学校战略发展中心主任, 负责新媒体运营。最近在编译数据的时候发现看完这个视频后, 我把它贴在了我的个人帐户上。其实一开始我也是有顾虑的, 怕现在的学生看到老师说的对我有什么看法。
       也怕这种“年少轻狂”的抱怨会对学校造成不好的影响。但它终于出来了。新京报:这次演出的背景是什么?牛杰:2004年高二的时候, 在呼和浩特一中建校100周年的时候, 我和同学们进行了一次群谈。这是其中的一小部分。牛杰在呼和浩特一中读书期间。照片/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在高中的心理学课上, 老师让学生们做了一个心理小品。我现在正在编曲表演, 老师发现了我的“天赋”。建校100周年, 让我做个节目吧。其实这场演出也是一波三折, 用了半年的时间来打造。一开始想做情景喜剧, 也写了剧本, 但是情景喜剧需要很多群演。那个时候, 我的演技和导演能力还不够, 最后也走不下去了。后来在老师的支持下, 改成群聊, 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新京报:虽然是群聊, 但网友们都在说其他三个学生存在感低。牛杰:我也看到了网友的评论。其实这是一个不完整的视频, 后面的三个学生也吐槽了。有同学来找我开玩笑说他们“毁”了自己的形象(笑)。这只是我们小组相声的一小部分。后面还有快板。我还给学校写了几对对联。.高二的学生写了长对联, 我个人觉得挺自豪的, 但现在我忘了他们写了什么。新京报:你高中的时候喜欢写作吗?牛杰:是的, 我一直很喜欢看书。我在高中时写了很多小说, 并为《读者》等杂志投稿, 但从未出版。新京报:这个理发的故事是真的吗?牛杰:这是我的亲身经历。那是我高中一年级的第一天。
       课还没有开始。学生办公室的老师正在检查我的外表。
       我的头发并没有太夸张, 但还是比学校要求的要长, 所以我只是被要求剪头发。我觉得这和写文章是一样的, 要真实才能打动人, 所以我在写的时候用真实的故事。新京报:现在回看这段视频, 你怎么看?牛杰:看到这个视频我很感动。 100周年校庆对于一所学校有多重要, 一所学校有多少个100年?但是学校非常支持我们。不管内容是不是对学校的吐槽, 我们都坚持完成演出。我认为这对于一所学校来说是罕见的。学校一向非常宽容大度。还有, 我很感谢当时学校帮助我规范自己。在我看来, 高中三年是非常宝贵的时间。学生不应该把本应努力学习的时间浪费在发型、鞋子和衣服等外部事物上。新京报:突然“走红”, 你是不是很烦?牛杰:不能谈烦恼, 但确实是受宠若惊如果感到惊讶。我也分析了“受欢迎”的原因。一方面, 全社会都非常关注教育。另一方面, 视频中有很多戏剧性的元素, 抱怨学校, 改变身份。这些都是反差。谈相声编剧, 大学四年“出风头” 新京报:你的自我介绍之一是“第一个国家公费师范生”。你一直喜欢当老师吗?牛杰:其实我高中的梦想就是考心理学专业。终于等高考成绩出来了,

我报考了华中师范大学的中文专业。当我学习这个专业时,

我真的很喜欢它。新京报:你的专业成绩如何?牛杰:我毕业的时候是学校的优秀毕业生。那个班有近4000名毕业生, 选出了包括我在内的10名优秀学生。新京报:你的大学生活怎么样?牛杰:大学生活是丰富多彩的。用我同学的话说就是“出风头”。当时相声在南方还没有现在流行。大学时, 我发扬相声专长, 与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创办了华中师范大学第一个相声社。后来, 他成为了学校三大话剧社之一的晨宇话剧社的社长。我还担任过华大剧团的负责人。一部原创剧获得第二届武汉大学生戏剧节金奖, 还获得了最佳导演奖、最佳剧本奖、最佳表演奖。奖品被拿走。现在回想起来, 这也是我们话剧社得奖的最高纪录。在华中师范大学学习期间, 牛杰充分发挥了相声方面的特长。图片/ 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:演出机会多吗?牛杰:很多。我还记得我大学毕业的时候, 各个学校都会有很多聚会。我在武汉各个高校“跑”, 很多人都知道华中师范大学有个叫牛杰的人物。新京报:为什么回到呼和浩特一中任教?牛杰:我是2011年华中师范大学毕业回来的, 因为我是公费师范生, 所以要回内蒙古。那个时候别的学校要我, 福利都不错,

但我还是很爱我的母校(呼和浩特一中), 所以我回来了, 到现在已经10年了。我带了三轮学生, 有的已经硕士毕业, 当上了老师。不过因为我的主要工作是学校的新媒体运营, 所以学生比较少, 目前只上高二的理科课。在华中师范大学读书期间, 牛杰在校晨雨话剧社中凭借原创剧获得金奖。图片/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师生关系不是“猫捉老鼠” 新京报:您还分享了很多对学生背诵中文课文的抽查。你通常如何引导学生记忆?牛杰:语言中的很多内容, 比如古诗词、文言文, 都需要背诵, 而不是死记硬背。很多学生背得不好, 不是因为方法没用, 就是心没用, 不是因为不聪明。所以作为老师, 我会教他们一些背诵方法:先理解内容, 然后设置自己的记忆大纲, 最后根据自己的大纲背诵.新京报:在您看来, 学好汉语要注意哪些方面?牛杰:学好中文没有秘诀, 只有“明明白白的秘诀”。中文最重要的是学会积累。高考中的中文考试非常复杂和广泛, 所以一定要注意日常积累。我们常说“肚里有诗书”, 所以语言学习是一个“慢工细作”的过程。新京报:你日常的教学风格是怎样的?牛杰:我一直认为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 所以我喜欢在课堂上用贴近学生生活的内容来解读文言文, 让学生加深记忆, 更容易接受。讲课就是这样, 你越讲, 学生就越不感兴趣。我只是希望通过我的努力, 学生们可以爱上中文, 或者因为我喜欢老师的课堂风格和老师。新京报:你突然火了, 同学们反应如何?牛杰:同学们都很惊讶。当我走在走廊上时, 他们会说, “牛先生, 你着火了”, “这是你第一次与网红如此接近”。我告诉他们, 如果不热不热, 我就是你们的牛老师。我告诉同学们, 不要急着在网上看老师的视频, 不要有一夜爆红的急功近利的心态。如果有时间, 最好多读书。新京报:从抱怨校规的学生到今天的老师, 您如何看待师生关系?牛杰:我更喜欢说自己“跑了半条命还是个少年”。我用这种年轻的心态与现在年轻的学生平等交流。我对每个班级的学生说, 师生关系不是“猫捉老鼠”。我不想追逐学生学习或做某事。我把学生当作成年人。成年人的标志是什么?就是做自己的事。今天的孩子, 就该这样和他相处。新京报: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?牛杰:就我而言, 没有变化。我会一步一步当老师。教书育人是天职。从来没想过要走网红这条路。即使我现在有一些影响力, 我也希望能给学校的知名度更多的力量, 也希望更多的人通过我了解呼和浩特一中。